天全亮了
昨天晚上少年一直問我每天到底睡多少阿?他問我是不是每天工作二十四個小時阿?
ㄟ我也不知道耶,不過我好像是有那個能力就是了
稿子每次看都有想要挑剔的地方,但是好像有點來不及了,已經遲交了一天,答應編輯大人在今早上班以前可以看到稿子,索性心一橫,就別再看了,先交了再說吧!
等著稿子上傳的時間內,腦子一片空白
不知道到底自己生出來的小孩會不會受大家喜歡阿?
不過好累喔,沒有辦法去思考這些問題了,檔案怎麼還不快傳完阿?
還好今天早上不用上班,不然我大概會昏死在辦公室裡吧!
我好像過著夜店的生活,每天黑夜開始工作,白天就開始睡覺,
肝大爺,經過這次趕稿的經驗,我會好好跟稿子們溝通一下出場的時間
以免肝大爺甩袖離去再也不回頭

今天,ㄟ不對,算是昨天了,在公司附近終於發現一座秘密基地
讓我可以在人少少的舒服環境下喝咖啡寫作了
不告訴你,我很自私沒錯,但是讓我自私一下嘛,等我變成暢銷大作家我再來公布一下好了
最近怎麼有種想要寫一下小說的衝動,很怕自己會變成神經兮兮的人
但又很想逃脫到另一個世界,寫小說真的是一種衝動耶,一寫就是停不下來了吧
就像小孩生一半不可能再塞回去一樣
Anyway,且待我看看這個長子得不得寵

moving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