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的家永遠不會是安靜的,我早就習慣身邊有各種聲音還能專心唸書或是作任何需要專心才能作的事。台灣本來就不是一個稱的上安靜的地方,而我家雖然不是面對大馬路,但身在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中和,沒有一吋空間是真正安靜的。


(光看照片應該還蠻嚇人的,這只是我家附近平凡的中和巷弄,但我覺得跟曼谷鬧區的照片放一起,那繽紛而凌亂的時空錯置是憾人的雷同。)

     巷口
24hr陸續流動的機車聲總也不間斷,四十年的老房舍無力抵擋厝邊的卡拉OK和小兒哭鬧聲,最讓我抓狂的是一樓非法營業的鐵鋁窗工廠,每每那金剛無敵的鐵鑽開始和鐵製鋁條親密接觸,發出尖銳刺耳的陣陣高潮聲,我內心的惡魔就會開始竄流,逼迫我離開家門尋找一個安靜的處所藏匿自己,因為我知道這恐怖的噪音一旦開始就得持續一整天。


        抵達UvA學生宿舍的第一天晚上,斯洛伐克室友拿出了一副耳塞戴上,我心中開始忐忑不安,是不是我打BMSN聊天聲音太吵?還是我的大屁股讓椅子發出吱吱怪聲?這是我第一次長期和室友共同擁有一個空間,我很希望對方會enjoy和我共享這個空間,過度在意對方感受讓我在住宿期間發生很多糗事。


(右邊是他的書桌,左邊是我的,靠的很近,所以我能夠感受到他因為不適應噪音所產生的煩躁)

        
東南西北設想了各種可能之後,最後我還是鼓起勇氣問:Am I too noisy to bother you?(我吵到你了嗎?)當時對於用英文表達自己這件事還是很恐懼,內心沙盤推演一百種用英文say sorry的方式,聚精會神想要聽懂室友的回答:「沒有阿,我只是覺得外面的電車經過時很吵,你不覺得嗎?」


我很困惑,有嗎?我什麼聲音都沒聽到呀?我回應「Really? I cannot hear anything.」後來仔細一聽,似乎真的有那麼一陣像風聲呼嘯而過聲音。


他說:「我在洛桑的宿舍或是斯洛伐克的家比起來真是安靜太多了!阿姆斯特丹果然是個熱鬧的大城市阿!」我心中OS:那台北就是宇宙中爆炸的城市了吧!不過我的英文不是很順暢,想要解釋為什麼我的家鄉這麼喧鬧的時候,就一直卡住,越說越緊張,一方面害怕背上「台灣人英文不太好」的包袱,一方面又不希望他對台北的印象變很差,兩支手一直扭來扭去,只差沒違背我的乾手基因而滴出手汗了。

(背景橘色罩幕交錯的建築就是我的UvA宿舍,中景可以看到地上的電車軌道)  


        他可能理解了我臉上搬演的內心糾葛戲,沒有繼續再跟我交談,回去看他的經濟學人。第一天見面,我就從聲音體驗了culture difference

(正對著電車軌道拍攝圖。其實電車的聲音真的不會很吵呀!比台灣捷運還小聲一點,應該是跟斯文的統聯駕駛所發出的聲音差不多等級)


後來我回想了我們的對話,我發現後面那句英文代表的是「我聾了」。(正確的說法應該是I didnt hear anything)我一直到現在還不曉得,他是不是真的覺得台北人大概都天生聽力不好?

moving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2481965
  • 對了 荷蘭人的生活水平條件如何呢 有機會幫忙介紹一下 謝謝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