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暖忽寒的天氣,終究喚醒了壓抑著的猛爆性不滿症

靠著每天看網拍,按下訂購按鈕,重複著一樣的動作短暫地抒解那無處拋棄的厭膩

我再也無法寫出來,又或者寫出來的東西總散發一種酸味

發酵過的夢,捨不得丟不掉忘不了,拖過白色的紙上,烙印著發紫的霉漬

不管是知名的畫還是各種膚淺的心理測驗,都把滿櫃的抽屜解釋成滿懷憂思的人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現在的抽屜已經從地球堆到土星去了

我比光速還快N倍,抵達水星,挖出那個讓我哭讓我笑的抽屜,抱著那個抽屜再一次又哭又笑,束手無策地等著,等那一天,那個人從抽屜裡跑出來,然後再回到那個抽屜裡,這樣我就可以安心鎖上那個抽屜,把鑰匙狠狠拋到尚未被發現的第二十二大行星

好羨慕安隆風暴裡,那個擁有無限自信的史金林,膽敢對哈佛商學院的面試評審大聲的說:I’m fucking smart!

我不聰明,也不想當那個最聰明的人,第二聰明就好了,不然這樣也太寂寞了。

moving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阮咩
  • I'M FUCKING SYUPID~SO LONELY~
  • 阮咩~
  • 我把T打成Y了 真的好笨唷~快要受不了自己了~
  • 你真的很有創意~(我腦中浮現祝伯的臉:凡事都要有創意)

    movingworld 於 2008/12/08 13: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