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過面之後,回家狂睡不止,現在也好想睡覺

也許是這幾週的努力終於結案,拉緊的皮條放開了之後就會鬆軟軟

決定不再追根究底,人生有標準答案的階段早就過去了很久很久

 


一樣的,他是那個唯一在我槍林彈雨的攻擊之下,還可以自信地談笑風生的人

不一樣的事,他眉頭的鬱結隨著事業漸上軌道,轉成春風得意的笑容

而我,還抱著我的夢想浮浮沈沈,將每一絲隱隱約約的苦味壓在舌下,讓它慢慢浸染整個靈魂

 

他說我總是忘記他比他忘記我快很多,我沒有說話,就讓他占一次上風吧!

每個人的記憶模式不一樣,我的記憶力不是不好,只是每一件事情哪一天發生對我來說不重要,什麼相識紀念日、第一次牽手紀念日、第一次XX紀念日、分手日,對我都不是那幾個數字可以代表的,那些,都已經成為腦子裡抹不去的影像,發酵為酸甜苦辣各種複雜的感覺,每每在意想不到的時機完整重現,讓我可以一下子回到十六歲,一下子回到那臉紅心跳的興奮、一下子回到那知己知彼的默契、有時也會一下子回到那傷心欲絕的最後goodbye

 

不去挖這些東西出來則矣,一旦挖出來,這些亂七八糟的檔案,就會肆無忌憚侵佔我整個腦袋。

他們沒有時間的區隔,因為他們都鮮明的像昨日才發生的事情一樣。這也是我不喜歡回想過去的原因,所有的一切都已經發生在昨天,是那麼的近,卻又已經這麼的遠,沒有人可以回到過去,不管是很遠的過去,或是前一秒的過去。

 

現在的我,選擇把這些奇妙的感覺記錄下來,放在生命某一層抽屜裡作紀念。

moving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