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的鹿特丹國際電影節是近年急速成長的一個電影節,也是歐陸五大影展之一(其他四個分別是CannesaVeniceBerlinLocarmo),今年已邁入第37該電影節是由荷蘭人Hubert Bals1972年開始組織舉辦,崇尚獨立精神,想要建立一個另類創新且無商業廣告的影展,並且致力於發掘年輕導演,尤其是來自第三世界國家的導演,並為他們提供資金支持,婁燁、張元和賈樟柯都曾獲得該電影節的資助。


如此剑走偏锋,却已成长世界上观众人数第二的电影节,它的魅力究竟在哪里?

 


鹿特丹影展鹿特丹影展算是相當年輕的影展,37届鹿特丹国际电影节123日夜8时低调开幕,鹿特丹影展的开幕电影是阿根廷年轻女导演露西亚·赛东(LUCIA CEDRON)以阿根廷社会动荡的1978年为背景的处女作《上帝的羔羊》——以导演处女作为开幕电影的做法在各大电影节中并不常见,而只要细细翻看影展目录便不难发现,鹿特丹对独立精神的崇尚和对新导演的细心扶植亦成为其立于不败的不二法门。不同於星光無限的威尼斯、柏林和戛納這歐洲三大影展的是, 鹿特丹是唯一沒有紅地毯儀式的國際電影節 ,它和同樣也是在冬日的風雪中舉辦的美國鹽湖城聖丹斯電影節一樣倚重影迷和電影專業人士的眼光、口味和他們匯聚起來的狂熱力場。

 Hubert Bals1988年去世後,鹿特丹影展便以他的名義創立了一個基金會(Huber Bals fund)為了是要對優秀的電影創作者在進行創作時(劇本,拍攝等等)提供援助。現在鹿特丹影展固定在每年的一月底(今年從一月二十三到二月三日)舉辦。大部分的場次都可以購票入場。鹿特丹影展最開始是沒有競賽單元的,直到1995年荷蘭傳播公司VPRO(Vrijzinnig Protestantse Radio OmroepLiberal Protestant Radio Broadcasting Company)提供贊助設立了鹿特丹影展競賽單元,每年評選出三部金虎獎(VPRO Tiger Awards)影片(限制是必須為導演的第一部或第二部劇情長片),頒贈一萬五千的歐元現金,還有附帶的獎品就是,保證影片可以在荷蘭上映(VPRO贊助)

19726月第一屆鹿特丹國際電影節開幕的時候,尚只有17位觀眾參加了這個簇新影展的首場放映,儘管開幕儀式因為現場冷清而被迫取消,卻絲毫沒有影響到當時的影展策劃人Hubert Bals的鬥志,他認為如果假以時日,誕生之初就被貼上非常具有實驗精神標籤的鹿特丹電影節,不但會成為鹿特丹這個歐洲首位海港重鎮的文化坐標,也會以絕世獨立的姿態為世界電影文化揚起一面旗幟時至今日,後來移期在陰郁冬日舉辦的鹿特丹電影節已經成為世界上觀眾人數第2位的頂級影展去年12424之間舉辦)的觀眾人數就已經達到36.7鹿特丹電影節也成長為形式多元的高質素獨立製作、藝術電影和實驗電影面向世界最重要的展映和交易平台之一,它尤其偏愛來自南方即第三世界國家特別是亞洲的獨立新人新作(同時也有若干單元專門展映歐美藝術影片)——這種固執不從眾的口味堅持數十年來至今未曾動搖過,甚至逐年膨脹的觀眾數會令前任主席不無擔心,認為過分的大眾化會影響電影節本身自我標榜的另類口味。

37屆鹿特丹國際電影節於2008123日夜8時低調開幕,去年秋季才上任的主席沃夫森在影展開幕之初的一次採訪中解釋道,「鹿特丹是一個致力於發現和提攜新導演的電影節」,他說,「這才是我們別與其他影展的關鍵原因。」的確,鹿特丹電影節通常寧可選擇如斯坦‧布拉哈格(STANBRAKAGE )和肯雅各布斯(KENJACOBS)這樣的美國實驗電影先鋒而不是大明星來標榜它的藝術力量。 沃夫森说,在鹿特丹我们没有大明星——因为电影人就是我们的明星,他说,比如今年亚历山大"索科洛夫会亲临影展。沃夫森說,「在鹿特丹我們沒有大明星——因為電影人就是我們的明星,」他說,「比如今年亞歷山大索科洛夫會親臨影展。他对我们的电影节感情深厚,因为我们也一直对他的电影制作多有助益。他對我們的電影節感情深厚,因為我們也一直對他的電影製作多有助益。」(索科洛夫是当代俄罗斯影坛最重要的导演之一,马丁"斯科塞斯曾经感叹,为什么美国人就拍不出索科洛夫那样的电影)。

 

鹿特丹影展今年的開幕電影是阿根廷年輕女導演露西亞賽東(LUCIA CEDRON)以阿根廷社會動蕩的1978年為背景的處女作《上帝的羔羊》——以導演處女作為開幕電影的做法在各大電影節中並不常見,而只要細細翻看影展目錄便不難發現,鹿特丹對獨立精神的崇尚和對新導演的細心扶植亦成為其立於不敗的不二法門。

阿根廷女导演露西亚·赛东的处女作《上帝的羔羊》

 

 

今年的鹿特丹电影节探讨两个主题:一个是自由基"Free Radicals"),另一个是21世纪电影节的功能。今年的鹿特丹電影節探討兩個主題:一個是自由基"Free Radicals"),另一個是21世紀電影節的功能。

 

自由基的概念最初来自化学领域,指的是能够在变化过程中发挥催化作用的化学原子或分子,并且能够催化出剧烈的化学反应。自由基的概念最初來自化學領域,指的是能夠在變化過程中發揮催化作用的化學原子或分子,並且能夠催化出劇烈的化學反應。 37届的鹿特丹国际电影节中,自由基特指那些不在作品上追求摄影技术的完美性,而追求内容质量上的原始冲突性的电影制作者。37屆的鹿特丹國際電影節中,自由基特指那些不在作品上追求攝影技術的完美性,而追求內容質量上的原始衝突性的電影製作者。 他们倾向于制作拥有自我风格的直接纯粹的电影作品,而非妥协于图像产业潜移默化的强制性电影制作方式与格式。他們傾向於製作擁有自我風格的直接純粹的電影作品,而非妥協於圖像產業潛移默化的強制性電影製作方式與格式。

第二个主题与电影节本身有关。第二個主題與電影節本身有關。 过去,电影节是观看某些电影的唯一场合。過去,電影節是觀看某些電影的唯一場合。 电影节的举办,其中的评选活动,可以鼓动全民的观影热情,成群结队地去看电影,并且观影之后,还能在电影节组织的独特氛围中继续讨论所观看的电影,强化电影节的社会渗透力。電影節的舉辦,其中的評選活動,可以鼓動全民的觀影熱情,成群結隊地去看電影,並且觀影之後,還能在電影節組織的獨特氛圍中繼續討論所觀看的電影,強化電影節的社會滲透力。 然而,随着科技的发展不断给影像产业的制作,发行,放映与(观众)观看环节带来的革新,观看电影已不再局限于时间与地点。然而,隨著科技的發展不斷給影像產業的製作,發行,放映與(觀眾)觀看環節帶來的革新,觀看電影已不再局限於時間與地點。 人们几乎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观看任何电影。人們幾乎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觀看任何電影。 这个主题,鹿特丹电影节曾在2006年探讨过,但却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這個主題,鹿特丹電影節曾在2006年探討過,但卻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 虽然今年,电影节在21世纪仍然面对着数码科技的高度发展而带来的危险,但鹿特丹国际电影节的主办方通过强调电影节的现场唯一性(“one-off live event”),希望能够为21世纪电影节的繁荣举办指明一个可能性的发展方向。雖然今年,電影節在21世紀仍然面對著數碼科技的高度發展而帶來的危險,但鹿特丹國際電影節的主辦方通過強調電影節的現場唯一性(“one-off live event”),希望能夠為21世紀電影節的繁榮舉辦指明一個可能性的發展方向。

(截自搜狐娛樂sohu.com以及思維的樂趣mindmeters.com)

 

創作者介紹

Avia移動世界的起點 (轉到http://aviachen.com囉!)

movingwor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